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第三碗

佛前献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biquge.net,最快更新恐怖复苏最新章节!

    面对聚会上发生的一些灵异现象,所有人都表现的很淡定,他们已经不是一年前遇的自己了,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心态早就不一样了。

    所以众人并未害怕,张伟甚至跃跃欲试想要斧劈厉鬼。

    “这次的灵异事件我觉得比以往任何一件灵异事件都要特殊,以前的灵异事件但凡出现必定是触发厉鬼的杀人规律开始杀人,但是今天你们发现没有,厉鬼自始至终都没有主动的开始杀人。”

    杨间此刻沉声说道,他瞥了一眼地上的那具尸体:“这个服务员原本之前还活着,但是在送完蛋炒饭之后,我们觉察到了这个人不对劲,随后他立马就死亡了,这种情况可不符合厉鬼的作风,要是换做其他灵异事件,这个服务员在送蛋炒饭之前就绝对已经死了。”

    “而且他的这种死亡不像是一种警告,倒像是一种及时的切割,切割他和厉鬼之间的联系。”

    刘奇闻言也若有所思道:“这么一分析的话的确如此,鬼根本就没有想杀人,反而是想通过一些手段,一些提醒和我们接触,只是我们提前察觉,先入为主对厉鬼动手了,不过也可以反过来说,厉鬼或许知道我们会动手所以才会通过这种方式出现在我们身边。”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玩意就不是鬼,而是人了。”王珊珊冷冰冰的说道:“这样行为模式已经具备了人的思维了。”

    “拥有活人思维方式的厉鬼么?”

    杨间沉吟了起来,随后道:“这个可能性并非没有,灵异圈的确是存在这么一种鬼,与其说是鬼,倒不如说他们是被鬼侵蚀意识后的人,虽然有着人的思维,但行为却和鬼一样,不过这种存在极少,因为人死了意识就没了,但凡事也有例外,倘若驭鬼者在成为异类的过程之中出现了意外,没有主导厉鬼,反而被厉鬼的本能主导了,那么就会出现这种倾向于厉鬼的异类。”

    刘奇立刻道:“我遇到过类似的灵异案件,那是一个新人驭鬼者,他并没有厉鬼复苏,可是行为却很诡异,喜欢夜晚游荡在城市里袭击看见他的路人,为的就是咬下路人的耳朵,后来我抓到了他进行了审问,问他为什么要那样做,而他却表示自己的行为很正常,并没有什么不妥。”

    “事后我才知道,他喜欢做的事情,实际上是他身体内的鬼喜欢做的事情,因为他身体内的鬼就喜欢咬下路人的耳朵,而被咬下耳朵后的路人则很快就会死去,无法医治。最后我为了彻底解决这件事情,我干掉了那个新人。”

    “原来是这样。”苗小善点了点头,也明白了过来。

    王珊珊道:“所以你觉得今天的这个鬼很可能就具备活人的意思?因此它才没有杀人,反而是通过活人作为媒介于你进行接触,但是鬼接触你的目的是为什么?”

    “因为一笔交易。”

    杨间平静道:“我让鬼在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出现在我的面前,如果鬼做到了,那么十二点之后鬼就可以向我提出一个必须完成的要求。”

    “鬼向你提出要求?那如果你拒绝呢。”苗小善急忙问道。

    杨间说道:“那么鬼将无限制的袭击我。”

    “听起来这像是一个游戏,那如果鬼在十二点之前没有能出现在腿哥你的面前呢?那会发生什么事情。”张伟摸着下巴道。

    听到这么一说,杨间顿时目光一凝:“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过。”

    鬼橱的交易规则是强制性的,鬼已经答应了这个要求,按照规矩,鬼就必须在十二点之前出现在杨间的面前,倘若鬼做不到的话,那就是完成不交易。

    鬼答应了却完不成交易。

    这意味着规则冲突,到时候鬼肯定不好受,到时候或许可能真的会死机。

    “只要鬼在十二点之前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那么对我而言肯定是一件好事。”杨间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干脆就躲起来不让那只鬼看见,到时候十二点一到事情不就结束了么。”张伟难得在带着思考在想问题。

    刘奇道:“这次我觉得阿伟说的有道理,鬼在让人送蛋炒饭,又不经意间入侵了随行的助手,这说明鬼在想办法靠近你,但是鬼又担心出现在你面前的那一刻会被你关押,因此鬼也在不断的寻找机会。”

    “假设这次事情的源头是赵小雅身边的许愿鬼,那么它的目的就绝对不是这么单纯。”杨间微微摇了摇头道。

    当初赵开明被这许愿鬼坑的全家死光就可以看的出来这许愿鬼绝对恐怖而又阴险。

    这样的鬼,不可能做这么多动作只是为了小心翼翼的接近杨间完成交易内容。

    然而就在几个人分析讨论的时候。

    忽的。

    杨间话语一停,随后目光一转,再次看向了大门的方向。

    鬼眼窥视,已经看到了外面的情况。

    很快。

    大门被打开了,一个女服务员推着餐车缓缓的走了进来,那餐车上放着一道菜,不过却被盖住看不到里面的样子。

    “又是一碗蛋炒饭。”杨间的鬼眼转动,餐车上的东西一览无遗。

    其他人也留意到了这个进来的服务员,不过他们都一言不发,只是盯着这个服务员看,场面有些寂静。

    女服务员像是没有看见众人的目光一样,只是自顾自的推着餐车缓缓走来。

    “这个人有问题。”

    刘奇心中暗道,他看了一眼杨间,看见杨间没有动静他也冷静下来,没有和刚才一样鲁莽行事。

    但是这个女服务前脚刚进来后脚大门就砰地一声直接关闭了。

    张伟此刻有些按耐不住,拎起斧头就准备冲上去,但是却被杨间喊住了:“别冲动,让这个人过来。”

    张伟这次打消了动手的想法。

    不过此刻,在这种安静压抑的气氛之中所有人的心都是紧绷的。

    因为只要眼睛没有问题的人都看的出来,这个推车餐车突然进来的人有问题,就和刚才第一个服务员一样,很有可能是被厉鬼操控了,甚至说这个女服务员就是鬼。

    伴随着餐车推动的声音回荡。

    这个服务员距离杨间越来越近了,她并未停下脚步,只是脸上带着微笑,和正常送餐的服务员没有两样。

    杨间也不阻拦,因为他察觉不到危险,所以任由这个女服务员推着餐车靠近。

    很快。

    女服务员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之下来到了桌子前,将餐桌上的那一盘蛋炒饭送了上来。

    这碗蛋炒饭和之前一模一样,还散发着热气,仿佛刚刚出炉一般。

    “你们点的蛋炒饭到了,还请慢用。”女服务员此刻开口了,她说出这么一句话之后便推着餐车转身离去。

    期间没有任何的灵异袭击出现,也没有任何的异常出现。

    “站住。”王珊珊语气冰冷的喊道。

    然而女服务员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依旧推着餐车离去。

    “腿哥,让我出手,一斧头劈了它。”张伟说道:“这东西绝对有问题,不能放它就这样离开了。”

    杨间却只是皱了皱眉,看了桌子上那两盘一模一样的蛋炒饭,心中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鬼如果是要试探自己的话没必要连续送两碗蛋炒饭,只需要送一碗就行了。

    “让这个人走,现在动手的话这个女服务员必死无疑,而且鬼也不是她,没有必要浪费一位普通人的性命。”杨间说道。

    在安静,凝重的气氛之中,所有人只能目送这个女服务员离开。

    “鬼这是什么意思?怕我们饿,给我们送饭吃?要送也别一直送蛋炒饭啊,我又不饿。”张伟骂骂咧咧道。

    杨间不说话,鬼眼窥视,盯着那个女服务员离开的方向。

    那个女服务员在离开这里走出大概二十米的远之后突然意识恢复了正常,她神情有些恍惚,左右看了看,然后又匆匆忙忙的推着餐车离开了,丝毫没有觉察到刚才自己已经被灵异操控了的事实,只觉得自己送了餐,走了个神。

    “杨间,比如一把火烧了这座饭店,用这办法将这里的鬼赶出来,同时也能赛选出有没有人被灵异影响。”刘奇提出建议道。

    杨间平静道:“刚才我的鬼眼扫看了这座酒店不下三次,没有发现鬼,也没有发现异常,鬼火就算是真烧出了异常也绝对烧不出厉鬼,这鬼藏得很深,没那么容易找到。”

    他以前就遭遇过许愿鬼。

    许愿鬼不存在于现实,五层鬼域也只能勉强看个轮廓,而鬼火的燃烧只能燃烧五层鬼域以下的灵异,藏得太深,鬼火都烧不到。

    更何况,现在的许愿鬼疑是驾驭了鬼橱,而鬼橱是一种诅咒,类似于唯心的存在。

    倘若如此的话,那么现在许愿鬼的状态就是五层鬼域加唯心存在。

    只要鬼不露面,没有人可以找到。

    “对付厉鬼的关键在于它还遵守交易规则,它会在十二点之前出现在我面前,那才是我动手的唯一机会。”杨间说道。

    “杨间,你说鬼会在十二点之前见你一面,那假设鬼成功了,我们并没能对付的了它,那么鬼在十二点之后就会向你提出要求,而这会不会就是鬼要达成的目的。”王珊珊说道。

    “我可以耍赖,不完成鬼的交易,我可不受交易规则的限制。”杨间说道。

    王珊珊又道:“可如果这也是鬼的目的之一呢?”

    “嗯?你的意思是鬼希望我耍赖,不完成交易?”杨间看着王珊珊道。

    王珊珊点了点头,认真道:“你之前说过,如果你不完成交易的话,那么鬼就会无限制的袭击你,无限制就是没有任何的限制,是否说明鬼也不再受交易限制了?所谓的袭击,这个可是有很大的操作空间的,倘若鬼真的有活人的意识,那么它绝对会将这个袭击定义为最小,从而实现无限自由。”

    听到这个分析,杨间顿时有些诧异了。

    王珊珊居然能从自己和刘奇的对话信息之中分析出这么多东西来。

    果然,灵异事件最容易让一个人成长。

    从白水镇出来后的王珊珊当真是蜕变了,虽然没有驾驭灵异力量,但是却又了一个驭鬼者该有的思维了。

    “你分析出的结果是,鬼想通过完成这场交易后提出一个我无法完成的要求,然后再让我耍赖,从而触发无限制袭击的规则,然后利用这个规则摆脱交易规则,使得这个特殊的鬼恢复自由?”

    “我只是猜测,你觉得有没有这个可能。”王珊珊问道。

    “有。”杨间非常笃定道。

    “利用规则冲突,获取自由,完全存在这种可能性。”

    刘奇惊疑不定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不得了,一只有活人意识的鬼,在加上摆脱了鬼的行动规则束缚,那么岂不是说这只鬼以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样一来的话也太危险了。”

    苗小善也轻声说道:“如果鬼成功了,那么刘奇你说的没错,这鬼的确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不受限制,所以我们想要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只有两种办法了,要么在十二点之前让鬼找不到杨间,使得鬼没办法完成要求,要么就是在鬼出现在杨间面前的那个时间点直接动手将其关押。”

    “绝对不能让鬼顺利的度过今晚十二点。”

    看了看时间。

    现在是晚上十点十五分,距离今天结束还有一小时四十五分的时间。

    “你们都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太懂。”张伟此刻挠了挠头,一开始还能跟得上,现在完全跟不上节奏了。

    “没什么,只是在讨论如何处理掉这个潜在的隐患。”杨间随口道。

    刘奇说道:“苗小善,我觉得第一个方案最稳妥,第二个方案很凶险,鬼万一卡在十一点五十九分出现的话,那么鬼也算是完成了交易,这样一来根本就不会给我们动手的时间,到时候这场游戏输的就是我们。”

    “的确,杨间今天躲起来让鬼找不到是最稳妥的。”苗小善点了点头,也赞同了。

    “安静。”

    忽的,杨间抬手示意了一下。

    立刻。

    场面再次一静。

    紧接着,怪异的一幕再次出现了,又有一个服务员推着餐车,打开了大门缓缓的走了进来。

    餐桌上依旧是放着一碗蛋炒饭。

    这已经是第三碗蛋炒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