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冲击

风月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biquge.net,最快更新天启预报最新章节!

    深渊的最深处,充斥天地的庞大御座之上,俯瞰一切的巨人微微抬起了眼眸。

    嘴角微不可觉的勾起了一丝弧度。

    好像在笑。

    但却难以分辨那样的神采究竟是愉快还是讥诮。

    御座之下,宛如尘埃一般藐小的苍老祭祀抬起了头,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些微的变化「大君为何发笑?」

    「因为有不错的光亮,我很喜欢。」

    大君说「虽然尚且微弱,但假以时日,未尝不可赐予觐见之幸。

    可惜……」

    他说「现在太早,也太过渺小。」

    」那便留给未来就是了,总有机会的。」

    主祭抚摸着怀中的铜鼓,遍布裂口的手指在鼓面之上掠过,仔细又轻柔的拂去了上面的灰尘。

    大君垂眸,忽然问∶「如此难得的场面,不打算一展身手么?」

    主祭的动作停滞,仰头∶

    「大君想听么?」

    「来点声音吧。」

    大君说「太安静了。」

    主祭笑了起来」那么,且容我斗胆,起鼓为大君助兴。」

    在御座之下,徇偻的主祭缓缓的挺直了弯曲的脊梁,似是沉吟一般,思索片刻之后,抬起了手掌,拍在了怀中的铜鼓之上。

    啪!

    宛如有泡影破灭的声音从每个人的耳边响起,如此清脆,沙哑的轻叹声自无数嘈杂的乱响之中浮现,

    轻而易举的,压过了一切杂音。

    只是,轻描淡写的……一个音节!

    天狱堡垒之上,槐诗骤然色变。

    感受到了,转瞬间充斥了整个地狱的什么东西……有什么看不见的庞然大物,将一切都笼罩在了自己的躯壳之中。

    而那鼓声,不过是自虚无中复苏时的第一声心跳。

    更令他难以置信的,是某种同类的气息。

    就像是灾厄乐师,可是那恐怖的造诣,却早已经从这常识的限制之中超脱而出,无法以如此的称呼去局限它的存在。

    再然后,当沙哑的哼唱声响起时,远方便好像吹来了过去的风,吹破了一切侥幸和期冀,笼罩一切。

    天穹仿佛也在那古老的音节之下为之皱褶,视线被无形的漩涡所扭曲。有什么本不存在的东西,自颂唱之中,缓缓显现。

    一切,都被笼罩在阴影之中。

    那是,将整个地狱都覆盖在内的……

    「巨人之影!?」

    槐诗失声。

    昏黄的光芒从虚空中不知名的地方落下,照亮一切。令惨烈的厮杀和你死我活的斗争都染上了一层璀璨的金边。

    海市蜃楼突如其来的降临,不应存在于此处的延绵山拔地而起,坐落于不论如何都难以触及的地平线之上。倾盆的暴雨从天穹之上降下,落入了平滑如镜的湖泊,荡起了点点涟漪。

    大地仿佛无限制的延伸,一座座庞大的城池自浮光掠影中升起,占据了天穹和大地之间的渺小距离。

    在属于巨人的古老歌声里,一切都变得如此庞大。

    以至于,自身好像变得……无比渺小。

    渐渐高亢的鼓声渐渐充斥了幻影。

    呼唤。

    向着遥远的过去。

    向着那些远去的巨人们……

    于是,便有庞大的阴影,自虚空中走出,近在咫尺,巨大的眼瞳凑近了,凝视着眼前的天狱堡垒。

    庞大的钢铁城池在他的面前,不过是手中的圆盘。

    精致又脆弱。

    那一张仿佛占据了整个天穹的面孔

    令所有人瞬间毛骨悚然,可紧接着,那面孔又如同幻影一般,穿过了眼前的荷鲁斯,继续,走向了远方。

    只不过漫不经心的从漫长的旅途中向着此处投来了一瞥。

    他们之间相隔着太过遥远的梦,从来不曾存在于同一个世界之上。

    只是幻影。

    梦中所落下的一缕浮光。

    此刻,庞大的战场之上,一个又一个从梦中跋涉而来的古老幻影缓的浮现,俯瞰着眼前的一切,又昂首迈步的,走向了遥远之梦的尽头。

    巨人之梦,自古老的歌谣中,于此显现!

    结晶、冰霜、暗潮、风、裂隙、月、长明……

    在这太过漫长的深渊时光中,一个又一个走进长眠之梦,逐渐消散在地狱之中的巨人们,从无尽的长梦中回眸,倾听着主祭的颂唱,向着这纷争的尘世投来匆一瞥。

    只是瞬间。

    可即便是如此,也足以令大秘仪的虹光为止动荡,撕裂,出现了大片的中空。

    一座座结晶之山拔地而起,大地冻结为雪原,狂风呼啸着掠过了大地,虚无之月流淌着琥珀之酒,自天穹之上运转又消散。

    宛若血肉和筋骨,内脏和灵魂,令单调的鼓声化为了惊天动地的鸣奏。

    巨人的时代,再度到来!

    大地之上,不知多少巨人之裔已经泪流满面,狂热的呼喊着,追随着那些远去的身影,领受着这一份来自血脉之初的古老赐福。

    侏儒王们的身躯之中,灾厄的气息如同潮水那样喷薄。他们沐浴着巨人们的遗泽,如鱼得水一般的行进在这梦境之中,随着鼓声高歌!

    中枢的屏幕上,大片刺目的猩红在迅速的扩散,上万个威胁目标的系数在疯狂的暴涨。

    可创造主们已经无暇他顾,此刻,一切笼罩在战场之上的框架和秘仪都出现了未曾预料过的迟滞反应。

    就像是,在渐渐崩塌一样。

    毫无道理,毫无预兆。

    只有深度在不断的变化,爆布一般的跳水。

    就连透镜所俯瞰到的战场,竟然都开始迅速的模糊,像是隔着层层波澜一般,渐渐的看不清晰。

    古老的巨人之梦侵蚀着这一片世界,要将一切都拖入到梦境之中去,化为虚无……

    「搞什么?!」

    中枢之内,负责记录数据的创造主已经快要气到暴毙,怒吼∶「就算是深渊,也不要太过分!这他妈连物理定律都不讲了算怎么回事儿?」

    即便是再怎么恼怒,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对于深渊而言,再怎么离谱的状况也不奇怪。

    想要敌人完全按照你的步调来走才是真的离谱。

    当务之急已经不是无能狂怒了,而是如何处理此刻迅速恶化的状况才对。

    而就在短暂到甚至不足一秒钟之后,架空会议室里就已经在漫长的加速时光中完成了观测,并且做出了抉择,下达了命令。

    伴随着统辖局的权限准许,来自现境之外,那环绕着整个世界的庞大彩虹桥构架,便再度运转。

    一道道耀眼的虹光,再度,从天而降。

    随着海量的源质焚烧,来自彩虹桥的传送之光已经楔入了地狱之中,将大秘仪的框架「焊死「在了这一片战场之上。

    就像是,一根根钉子一样,那些从天而降的光之巨柱刺破了巨人之梦,将现实中的一切,强行的固定在了现实之中。

    不容许一切没入虚无。

    再度,稳定状况。

    可紧接着,好像有戏谑的笑声响起。

    来自离宫之中。

    嘲弄着那被彩虹桥钉在了地狱之

    上的梦境。

    无穷扩散的血海之上,掀起了此起彼伏的波澜。

    沸腾的猩红之上,化生卿撑着拐杖,慢悠悠的向前。在他的手中,一颗又一颗的骸骨之种洒下,落入血水之中,便消失不见。

    紧接着,从大地缝隙中无穷井喷而出的血泉,竟然逆着彩虹桥的耀眼光流,攀附而上!

    一条条粗壮的根须在地壳的崩裂声里蜿蜒着生长,升起,纠缠在彩虹桥的光芒之上,彼此延伸,笼罩天穹。

    顷刻之间,那些无穷尽的厚大叶片自萌芽中展开,便在顺着波光粼粼的血色生长成了一片片看不见尽头的树海。

    可那树海却是倒悬着的,好像根植在天穹之上一般,数之不尽的种子从树枝上那些妖艳的繁花之中洒落,落在大地之上,迅速的生长,一直到同天穹之上的巨树衔接。

    粘稠的血水如同暴雨那样,从大地之上升起,逆着重力,升上天穹,没入了无穷的树海之内。

    那些根须,纠缠在大秘仪的虹光之上,寸寸收缩,令天地之间回荡着一片琉璃碎裂的高亢声音。

    强行的,将大秘仪、彩虹桥,乃至巨人之梦,在战场之上胡乱的缠绕在了一处。

    不容许任何一方从容舒展和运转。

    兴高采烈的投入了这一场纷争之中,却毫不解决任何的事情,而是将战况变成了变成了三方之间混乱的拔河和角力。

    地狱之王最为钟爱的庞大园林,豢养着诸多地狱中所搜罗而来的巨兽和怪物的亡国御囿,降临在了战场之上!

    自天狱堡垒上,一切详细的战况都看不分明。

    槐诗能看到的,只有一片片被深渊之潮所淹没的阵地,那些在血色的洪流和灾云笼罩之下渐渐熄灭的铁光。

    还有,在亡国的血色洪流里不断起伏的,太阳船!

    原罪军团……

    就在战场的最前线,修整一新的庞大战船在轰鸣着,放声呐喊,穿过了余波的阻拦,碾碎了那些嘶吼的巨兽。

    自巨炮的轰鸣里,撞入了前方的军团之中,激起一片猩红的波澜。

    而在后面,还有更多的铁流涌动。

    那些装甲和战车,钢铁的巨鸟和庞大的战争武器,如同礁石一样,伫立在狂潮的正前方。

    当潮水来时,他们挺立在阵线之上,宛若礁石,当潮水无可奈何的退去时,钢铁的辉光依旧闪亮,映照着地狱的模样。

    哪怕没有从天而降的救助,直面着深渊的兵锋,可磐石依旧屹立。当每一块渺小的石砖堆砌在一起时,就变成了看不到尽头的墙。

    那才是真正的奇迹。

    那样的景象,令槐诗下意识伸出的手,停滞在了原地。

    只是,自嘲一笑。

    就好像,察觉到了槐诗的目光。

    在太阳船的前方,寒霜风暴之中的女武神抬起了头。

    眺望着天狱堡垒的阴影,沾染着些许血色的面孔之上,便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

    就这样,凝望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轨迹。

    只是轻轻的挥手。

    赠予了最后的祝福。

    那一瞬间,远方吹来了干涸的风。

    风暴带着粗糙的沙砾和隐约的铜铃声……

    无尽黄沙自风中飞舞,飞腾在天地之间,炽热的阳光自风沙之中洒下,无情的暴晒着每一寸角落,绝无温柔与和煦,残忍的烧炙着大地和鲜血。

    埋葬所有。

    无穷尽的沙漠自阿赫的脚下延伸,而在她的手中,那一柄重生的圣碑之枪,却向着天空,迅速的升起。

    再度回归,原本的姿态。

    无穷黄沙便是从它之上所解离的碎屑,吹进所有的狂风乃是它回旋时掀起的乱流,而堪比烈日一般的恐怖烈光,便是明月所映照的烈日本质!

    此刻,上抵天穹的恐怖龙卷风无止境的吐露着炽热的烈光,泼洒灭亡,这一份昔日埃及无数居民们所畏惧和敬拜的毁灭天灾,便是它真正的模样!

    如是,拔地而起,扫去了眼前巨人之梦中洒下的扭曲,升上天穹,撕裂了亡国御囿所编制而成的罗网。

    在两者之间,强行,撑开了一道足以通行的庞大裂隙。

    」通报全舰,作战计划第一阶段完成!」

    在那巨人之梦和亡国御囿的间隙前方,高悬在天地之间的天狱堡垒里,响起了大宗师米哈伊尔的通报声

    」全引擎机组预热完成,第三阶段蓄力开始!」

    就好像,生怕有人听不见一般,调整到最大音量的喇叭轰鸣着,呐喊∶「请所有成员,做好抗冲击准备!

    重复,请所有成员…….「

    伴随着大宗师的话语,一道道耀眼的源质湍流从现境降下,没入了天狱堡垒的庞大轮廓,就好像落入了无底洞一样。

    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

    只有来自引擎组的激烈震荡,愈演愈烈,覆盖了整个荷鲁斯号,令槐诗的表情渐渐变化,浮现出不妙的预感。

    「喂,等等,你们想干什么?「

    没有人回答。

    只有在米哈伊尔歇斯底里的兴奋大笑中,缓缓开启的甲板,以及,黑暗里升起的唤龙笛。

    炮身早已经在恐怖的热量之下烧至通红,缠绕着一道道槐诗分外不安的光芒。

    瞄准了正前方……

    那恐怖的能量反应,令深渊也为之变化,一道道隐约的屏障自秘仪之中升起,抵御着近在咫尺的炮击。

    这时候,槐诗却已经顾不上其他了,悲伤之索甩出,将所有人锁在了甲板之上,层层缠绕,生怕有一丝的疏忽。

    「就算是防止冲击,这也太过头了吧?」

    持斧罗摩忍不住摇头失笑「你还是不够了解这种大型的战争兵器啊,槐诗,放心,只是小震荡而已。」

    只有槐诗的神情复杂∶「或许我不了解大型战争武器……但你一定不了解天国谱系。」

    那一瞬间,唤龙笛,发射!

    听不见巨响,也看不见扩散的波澜,那如柱一般的耀眼光芒将整个世界照耀成一片苍白,可是,却未曾落入地狱。

    而是,没入了无穷冥河波澜所交织而成的漩涡。

    灌注,灌注,再灌注。

    一直到沸腾的冥河也迎来了极限。

    卡啪,一声脆响。

    混乱的深度彻底坍塌,向内,形成了一道道漆黑之环,宛如黑洞一般的恐怖引力自其中迸射,就像是从冥府之中所伸出的巨手,拖曳着一切触手可及的东西,扯进其中

    包括,首当其冲的……天狱堡垒!

    在这天体灾害级一般的引力拉扯之下,天穹和大地也为之歪曲,就连光线也无法逃出那一道道漆黑圆环的吸引。

    而重重框架防御内的天狱堡垒,已经在这夸张到离谱的引力拉扯之下……笔直的弹射而出!

    难以想象,这质量庞大到足以同城市比拟的庞大巨构,竟然能够在如此短暂的距离里,加速到理论的极限。

    每穿过一道漆黑的深度之环,天狱堡垒的速度就加快一份,九重黑洞之环穿越过后,崩裂框架之下的天狱堡垒早已经轻描淡写的凌驾于音速之上,留下一串破空的白澜,扩散。

    而庞大的城池,仿佛钻头一样,激烈的回旋着。

    将自身变

    成了最恐怖的武器,撞碎了一重重的屏障,贯入了深渊领域的深处。

    第二阶段,开始!

    然后,就快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