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小混混(14)

一棵小树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biquge.net,最快更新(快穿)宋妧最新章节!

    开学这天,俞志东让宋妧坐车里陪小胖子玩,然后自己跑上跑下把手续给办好了。才又回到停车的地方,让媳妇儿下车来逛逛,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

    走在校园里,可以看到因为这几年的一系列变故,这座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古校角落还残留着些许荒凉的感觉……不过因为新生的加入,明显为其中注入了活力。

    来报到的学生之间的年龄差距很大,有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也有和宋妧差不多的青年男女,但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用各地的方言在一起大声交谈……

    “妈……妈妈……”

    热闹的交谈声中突然出现一声稚嫩的童音,还是很惹人注目的,大家寻声望去,就见不远处一对气质不凡的男女相携走来,看上去很恩爱,男人的怀里还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子。

    俞志东低声跟宋妧说学校的布局,食堂在哪,教室在哪,说得一清二楚。宋妧抬头看他,声音软软地带着些诧异:“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俞志东得意:“也不看你老公是谁?我什么不知道啊!”颠了颠手里的小胖子,“对不对啊?儿子”

    俞向远快一周岁了,一些简单的词都能说得很清楚,听到爸爸和他说话,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睁着黑黢黢的大眼睛,声音清亮地回答:“……对!”

    俞志东大声笑了出来,朝宋妧递过去一个得意的小表情。

    宋妧白了他一眼,上手戳戳儿子的肥脸蛋,“对什么呀?你就对!”

    小胖子看妈妈和他玩了,咧嘴直笑,露出嘴里的几颗小米牙,对着宋妧甜甜蜜蜜地叫:“妈妈……妈,妈妈……”

    ……

    时间眨眼而过,不觉中,宋妧在学校已经读了四年的时间了,到现在她在学校呆的时间基本不多,毕竟书本的理论知识已经学得差不多了,对她来说更重要的是操作实践。

    这次过来还是因为导师手里有个项目,要她和一个师兄过来指导几个学弟学妹。两人一路谈些专业上的见解,宋妧听见他一脸自信侃侃而谈的样子,不禁心生感慨——不愧是导师最看重的学生,确实是有过人之处。

    “宋师妹,现在都中午了,不如……我请你吃顿饭吧。”眼见就要出校门了,师兄赶紧把心里酝酿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宋妧一听心里顿时警铃大作。上回就是有个男同学对她露出那么点意思,那天俞志东过来学校接她,恰好听见这一段,直接撸起袖子上去就揍。那个文文弱弱的男同学哪里会是俞志东的对手,几乎被他摁在地上打,多亏宋妧拦的及时,才没把事情闹得更大。

    想到那次事件的之后的结果,宋妧顿时觉得腰腿处隐隐作痛,浑身一个激灵,忙不迭地摇头拒绝,“不用了师兄,无缘无故的怎么好意思让您破费。”低头看了看手表,在师兄说下句话之前抢先开口:“我丈夫应该在门口等我很久了,我得先走了,下次有机会再和师兄聊吧!”

    “……丈夫?你结婚了?”

    宋妧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声音温柔,“是啊,孩子都快五岁了。”往外一看,果然一辆熟悉的车停在边上,她不再过多停留,客气地开口:“下次有机会我和我丈夫请您吃顿饭吧!今天时间实在不凑巧,我们已经答应了要带孩子出去玩,那师兄再见。”

    说完踩着小皮鞋脚步加快地走了,师兄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前方的倩影,心里满满的不敢相信。

    自从第一次在导师那里见到宋妧,他就为之惊艳,不过内心还是对她的能力存在一定的质疑。

    后来因为研究项目的原因,能时常在一起研究讨论各种问题,他就愈发被这个师妹不一样的一面所吸引——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对各种实验操作却是得心应手,理论知识也是张口就来,思维方式不拘泥于常态,常常能另辟蹊径,提出不一样的观点。

    今天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想约她一起吃个饭,结果听到了什么?师妹不仅结婚了,而且连孩子都有了?可明明她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难道……是不好意思拒绝他,故意找的借口!

    师兄顿时重燃信心,大步往前赶,结果刚出校门,就看见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和宋妧站在一处,手臂揽着她纤细的腰肢,是一种充满保护的姿势,一手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让她坐进去。

    似乎察觉到他的视线,那男人回头往这边看了一眼,样貌俊朗,锋利冷冽的目光直射过来让人心里猛地一颤……

    宋妧坐在副驾驶上看着专心开车的丈夫,他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经过这几年商场的磨练,现在整个人散发着成熟稳重的气息,已经完全看不出前些年那个张扬暴躁的青年的身影。

    成熟稳重的某人突然捞起宋妧放在膝盖上的手,贴在唇上吻了吻,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怎么了,眼睛直勾勾的,看呆了?是不是老公太帅了?嘿嘿。”

    宋妧转脸看向窗外——好吧!什么“成熟稳重”根本都是假象。

    “我们下午带小远去哪里玩?”

    “带他玩什么?不带,就我们两个”

    “……”

    “不行,这样他会生气的,都答应过他了。”

    “不管,我们俩都多久单独在一起了~~,自从有了他之后,你心里就只有那个臭小子,一点都不关心我了。”声音委屈巴巴的,说得宋妧心里都愧疚了,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忽略他了。

    “那……那我们回家陪小远吃个饭,下午再出来?”

    俞志东阴谋得逞,怎么可能回家自投罗网,一回家他老婆看见那臭小子肯定会心软的,“我都找好餐厅了,咱们直接过去就行了,家里有保姆在呢,肯定不会饿着他的!!”

    宋妧:“……”

    在家里等得望眼欲穿的俞向远:“……”

    ……

    俞向远在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一件事——他爸这张嘴里说出来的话绝对不能信,尤其在关于妈妈的事情上,以他多年血和泪的教训。

    “小胖子,过来跟你妈打个电话,就说你学校有事要她去一趟。”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

    俞向远趴在桌子上写作业,闻言翻了个白眼,“我告诉你!你要是再喊我小!胖!子!,我一定会告诉外公和舅舅的。”

    “呦呵!敢威胁你老子了。”一只手把儿子提溜起来,“能耐了你!打不打电话?”

    俞向远一双小短腿在空中拼命乱蹬,挣扎了半天,还是逃不出他爸的“魔掌”,恹恹地垂下小脑袋,“给我,我打”

    研究所

    宋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正忙着,铃声突然地响起来,拿过来一看,无奈笑了下,按下接听键,软着声音道:“志东?我现在真的走不开,不过我晚上一定回家,好不好?”

    接着听筒里传来委屈的小奶音,“……妈妈,是我”然后一阵啜泣,“……爸爸他欺负……”

    一阵兵荒马乱过后,对面换成了成熟的男声,着急慌乱地解释:“媳妇儿,你别听这臭小子胡说,我可没碰他,都是他自己装的。”

    宋妧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门外才开始讲电话,“你啊!都多大了,整天和自己儿子瞎胡闹。”

    “我没和他闹……”然后声音委屈,“那你说你都几天没回来了?”

    宋妧一听这话有些心虚,软软地说,“哎呀,对不起嘛!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大家也都在忙啊!又不止我一个人。不过现在做的差不多了,我待会下班就能回去了……”

    俞志东不管前面说了什么,只听到了最后一句话,高兴地说:“那我开车去接你,你在研究所等着就行,到了我给你打电话。”

    “好”

    俞向远听后蹭蹭蹭爬到俞志东腿上,手脚并用缠住他,“我也去!”

    “你去什么去,在家等着,我们一会就回来了。”

    俞向远翻了个白眼,信你才怪,还当我三岁小孩呢。

    宋妧挂了电话重新走进去,屋里的同事戏谑的目光飘过来,玩笑的说:“又是你家那口子?不是我说,你俩这天天可真够腻歪的,老夫老妻的,稍微晚一会这电话就过来了。”

    另一个同事开口,“哎,我说许姐,我看你这是嫉妒吧!人小宋家那口子长得好不说,对小宋可是捧在手上都怕摔了。我家那口子呢?一天天的,不把我气死就算他好了!”感叹地说了句:“唉呀……同人不同命啊”

    组长笑着说:“听听咱们这女同志平时怨气不小啊!男同志们可得加油努力了,让她们刮目相看了。”

    “哎呦,远的不说,咱所里的男同胞们平时做得可真是不咋样!”

    “哈哈哈……说的对呀!”

    并没有说话却被人身攻击的男同事:“……”

    宋妧笑着任人调侃,等大家说完才开口:“小静姐,你这话让姐夫听到得多伤心啊!你那几天生病了,不是姐夫天天来送汤送饭,嘘寒问暖啊?”

    小静姐听了就笑,撇撇嘴,“那就勉强算他还有点良心吧!”

    大家又是一阵笑声。

    这几天实在太累,难得放松下来,说笑了一阵后,组长发话,“行了,现在事也忙得差不多了,其他的也急不来,这几天大家没日没夜的也辛苦了,现在就下班吧,大家回家好好休息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