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大影帝(7)

一棵小树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biquge.net,最快更新(快穿)宋妧最新章节!

    何晴第二天带着早餐过来,用密码开门进来后,一眼就看到睡在沙发上的许知舟。脑子里霎时浮现一个想法——这两个人难道什么事都没做?那昨天晚上罗哥怕是白担心了。

    许知舟听到声音眼睛就睁开了,他昨晚几乎一晚上没睡。先是在房间守着她看到凌晨,躺在沙发上,脑子里又时不时想起以前那些事——

    可现在呢?他变成了个什么样子,为了出名,为了赚钱,几乎不择手段……

    或许他的骨子里就是个虚伪无耻的小人吧!不然怎么能这么快适应这个拜高踩低趋炎附势的环境。现在的他,脸上无时无刻挂着让他自己看一眼都觉得恶心的笑……这样的他,怎么还能配得上自己一直放在心里珍藏的宝贝

    ……

    何晴走过来喊了声:“许哥”,然后期期艾艾地问:“……你们昨晚?”许知舟站在地上弯腰收拾沙发上的枕头和被褥,闻言偏头看了何晴一眼。

    何晴秒怂,“我去把早餐摆出来”,转身跑走了。

    其实许知舟是个很好伺候的艺人,对身边人从来不摆架子,更不会像有的艺人那样,把助理当成保姆使唤。

    何晴到他身边的时候,他那时已经小有名气,但他也没像那些乍红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花小生,提些不知所谓的要求。

    明明和她差不多的年纪,但他整个人格外稳重沉着,不管是对什么身份的人,脸上永远都是温温和和的笑容,显得很好相处的样子。

    可许晴心里模模糊糊能感觉到,他其实对所有人都竖起了一道厚厚的屏障,面上温和的笑容的掩饰下,冷漠已经浸透了他的每一寸骨髓……

    他好像独自一人游离在这个世界,身上没有一丝人气儿,除了在许母那里还能看到他有些许的情感波动,其余时候他活得就像是一个假人,没有兴趣爱好,没有消遣活动……换做旁人,只怕一天都难以忍受,可何晴到许知舟身边几年,他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

    何晴觉得其实许知舟心里根本就不在乎其他人,所以他能对所有人都是一个态度,这也包括像她这种在他身边工作多年的人。

    她之所以有这种想法还是因为之前有一次,她没有经过许知舟的同意,拿了他的冰箱里一瓶草莓牛奶喝。那是许知舟第一次在她面前变了脸色,他很生气地大声呵斥她:‘谁让你动的?’

    尽管之后他马上就向何晴道了歉,但从那以后,何晴对他就有种说不出来的畏惧感。

    昨天碰到了那个女孩,是何晴第二次在许知舟脸上看到了除了微笑以外的其他神情,所以她敢肯定——这个女孩对许知舟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人。

    许知舟穿着睡衣端坐在沙发上看今天的安排日程,还好,该忙的采访前两天基本都赶着时间做完了。今天主要是一个杂志封面的拍摄,算是比较重要的行程。

    房间里传来动静,一个小疯子顶着一头乱毛从房里风风火火地闯出来,扑通坐到他身边的空着的位置上,大呼小叫道:“哥哥你怎么还是把它弄破了?”翘着一只贴了创口贴的脚放到许知舟的大腿上。

    许知舟低下头看了一眼那只放在他的腿上,连脚趾头都不老实一直在不停扭动的脚,淡淡地说:“这样好得快,再说你昨天不是都没感到疼么?”

    宋妧撇撇嘴,把脚收回来,自己抱到怀里仔细看了看。何晴这时把各式各样的早餐在餐桌上摆好,尽量压制自己对宋妧身上衣服的好奇,淡淡地说:“许哥,还有这位……小姐,早餐已经弄好了。”

    宋妧抬脸对她友好地笑笑,道:“你叫我宋妧就好”,何晴点了点头。

    许知舟没看宋妧,起身往餐厅方向走,没两步后又停住脚,没头没脑说了句,“卫生间柜子里有备用的洗漱工具。”然后直接抬脚去了餐厅。

    宋妧:“哦~”

    何晴都要八卦死了,又不敢张嘴问,只能默默在心里想象。

    吃早饭的时候,许知舟的目光一直在宋妧身上没移开过——还是和小时候一样,饭不好好吃,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手里拿的半片面包半天都没吃完,怪不得越来越瘦。

    她喝了几口豆浆,皱了皱眉头,不开心的样子。许知舟见状起身去厨房,没一会拿了盒草莓牛奶出来,放到她左手边,小姑娘果然开心了,笑得甜甜的,“谢谢哥哥~~~”。

    何晴这时才终于知道这些牛奶和零食是为了谁准备的。

    这几年每次许知舟去超市总会买很多草莓味的东西,他自己又从来不吃,就把它放到过期然后扔掉。等到下一次,又会买很多回来囤着,让罗涛和何晴一度以为他是有什么不可言说的怪癖。

    宋妧插上吸管美滋滋喝了两口,然后问他:“哥哥你待会要去哪儿啊?”

    “今天要拍一组片子,待会去摄影棚。”

    “唔~……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许知舟看了她一眼,“可能要到晚上。”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待会要走吗?”

    “嗯,我刚才打电话让人给我送衣服过来了,待会要出去一趟。”

    许知舟心里突然升起了一团火气,昨天是你非要跟着来的,结果就过了一晚上,今天就说要走?语气硬邦邦的:“哦!”

    宋妧没发觉她的知舟哥哥生气了,自顾自吸着手里的牛奶。

    何晴在一边看得心惊肉跳,眼见许知舟脸色显而易见地黑了下来,心里瑟瑟发抖,结果他只是一言不发站起来进房间去了。

    出来后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头上盖个帽子,一身出门的装束。看了那没心没肺的小混蛋一眼,喊上何晴就要走。

    走到门口,手都放到了门把上,那小混蛋终于急急忙忙喊了一声,“哥哥,等一下……”许知舟不回头,故作冷淡问了一声:“做什么?”

    她跑过来谄媚地笑笑,“我助理被拦在小区外面了,你能不能告诉保安一声,放她进来啊?”

    何晴低着头,就看到许知舟右手攥得紧紧的,手里拿的墨镜发出“咔”的一声,立刻把头埋的更低。听见头顶上许知舟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

    宋妧摇摇头,乖乖地向后退了一步,萌萌哒朝他挥了挥手,“哥哥再见。”

    许知舟夺门而出。

    电梯里,何晴站在角落,眼观鼻鼻观心,一声不吭。

    许知舟静默片刻后开口:“待会下去给保安打个电话”

    “好的,我知道了。”

    ……

    艾莉尔在小区楼下等了半天,终于得到保安让她进去的通知。

    宋妧在房间里等着的时间里,又给周助理打了个电话:“周助理,你现在有时间吗?”

    “哦,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让你帮个忙。我现在在的地方你知道在哪吧?”

    “嗯,对,我要在这里也买一套,你尽快帮我找找,就在这一栋,离得越近越好,要是隔壁就刚好了~~”

    艾莉尔送来了一整套衣服和化妆品,收拾得整整齐齐后,两个人就离开了。

    “埃米小姐,你现在是要去哪?”

    “回去收拾东西,我要搬到这里来住~~”

    艾莉尔:“……???”她只是一晚上没跟着,是发生了什么吗?

    ……

    中午休息的时候,许知舟一个人呆在休息室吃午饭。手里拿着手机,漫不经心地刷着——手机号不是告诉她了,怎么一个消息都没有,打开微信,也没有新的朋友申请。

    门外,罗涛鬼鬼祟祟拉着何晴审问:“你确定他们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何晴一早上被问了无数次,有气无力地回答:“真的没有,我去的时候亲眼看到许哥睡在沙发上的……罗哥,你已经问了很多遍了。”

    罗涛纳罕,“不可能啊!我从来没见过知舟和一个人这么亲近过。”何晴突然想起什么,凑到他耳朵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罗涛震惊到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真的?他真的把那些牛奶拿出来给那个女的喝了?”

    何晴按住他,“哥你小点声……”然后转头看了看周围,又点头,“真的,所以我觉得她和许哥过去肯定有点事!!!”

    罗涛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嘱咐她说:“下午你好好照顾着知舟,我去医院看看阿姨,顺便问问她知不知道怎么回事。”

    “好,我知道了。”

    下午的时候,罗涛买了些水果鲜花就开车去了趟医院。许母刚刚睡醒,被护工推着在阳台上吹会风。

    听罗涛说过事情经过后,了然一笑,“那应该是宋妧那丫头,除了她,知舟不会和别的女孩子亲近的。”

    罗涛小心问:“那她会不会给知舟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毕竟知舟……走到现在实在不容易。”

    许母好像又想到前几年,脸上的一点笑意也消失了,“其实要不是因为我,知舟不至于这么辛苦……”

    罗涛这才反应也过来自己说的什么蠢话,在心里打了自己一嘴巴子,赶紧说:“阿姨您可不能这么想,知舟现在的亲人就只有您了,他的愿望不就是您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吗?”

    许母回过神笑了笑,苍白瘦弱的脸上依稀能看到年轻时的风华,“我知道的,小罗,你放心,我现在什么都不能为我儿子做也就算了,总不能还拖他的后腿吧!”

    “对了,你刚才说妧妧是吗?她肯定不会做对知舟不好的事情的!这个我能保证。”然后又笑了下,声音低下来:“其实她现在回来了,我心里是很高兴的,知舟这几年过得太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