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摄政王(10)

一棵小树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biquge.net,最快更新(快穿)宋妧最新章节!

    宋川柏一口气跑出宋家大门, 站在府门前想了一会, 记起自家阿姐以前就最喜欢吃“全福楼”的杏仁豆腐,撇撇嘴, 反正今天有空,不如过去给她买一份。

    哼,他才不会在意刚才那点小事, 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能跟家里的女人计较。

    一路溜溜达达到了“全福楼”,结果进去一问, 才知道今天的杏仁豆腐已经卖完了, 宋小弟皱眉, 这“全福楼”除了价格昂贵之外,也就这点不好了,每天菜品都是有一定数量的, 只要卖完了,管他天王老子来, 也不会多做一份。

    要不上回, 堂堂怀王爷怎么能做出来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菜的事, 还不就是这限量菜品闹出来的。

    “全福楼”背后有人撑腰大家对此也是心照不宣,因为之前的经验,在这惹事的不管什么皇亲贵族还是朝中显贵,最后大都只能不了了之, 闹得过分的还要赔上一大笔银子, 算作补偿店中的损失。

    不过想想也是, 一个敢在京城这个遍地是权贵的地方开店, 还定下这么嚣张的规矩,却一直没有被查封的酒楼,说背后没人谁信啊!

    宋家不是什么显赫世家,虽说宋父的医术使得他在世家中颇受尊重,不过毕竟只是个开医馆的,在平民百姓眼里自然不如高官贵族来的有影响力,宋川柏也就是个无权无势的小平民,听到伙计说今天的杏仁豆腐卖完了,只懊恼自己走的太慢。

    虽然没买到姐姐最喜欢的甜品,不过既然出来了也不能空手回去,宋川柏在街上买了份糖炒板栗,又捏着两串糖葫芦,晃悠着回家去了。

    回到宋府,宋小弟那也没去,直奔宋妧房间,人未至声先到,“阿姐,你看我给你买什么啦~~”

    宋妧没在卧室,坐在厅里抱着一小碗东西吃着,见弟弟进来,“你还买了什么?”

    宋小弟没听出来他姐话里不对劲的地方,献宝似的把栗子和糖葫芦拿出来,然后略带遗憾地说,“就是没买到你最喜欢的杏仁豆腐,明天我一大早就去,肯定给你买回来。”

    宋妧惊讶,把手中的白玉小碗拿给他看,“这杏仁豆腐难道不是你买的?”

    宋小弟更奇怪,睁大了眼睛,“姐你在哪弄的这个?不是我买的,我去的时候他们明明说卖完了。”

    宋妧没回答,旁边的婢女就说了,“是全福楼的伙计送到家里来的,说是小公子你去他们那买的。”

    宋小弟这下更是百思不得其解,“这怎么可能,他们当时跟我说卖完了,结果转头就送家里来了,这不是逗我玩呢吗?”

    宋妧大概知道是谁做的了,不再纠结这个事情,转而笑着跟自己弟弟说,“我还以为我们阿柏现在终于有钱了,这么豪爽大气,全福楼可不止送来这份甜品,还有很多其他的招牌菜,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啊!”

    宋川柏倒吸一口凉气,“阿……阿姐,你说什么?”他眨了眨眼睛,“他们还送了很多其他菜肴,那娘亲有没有结账啊?不会要我来出这笔银子吧?”

    他小步跑到宋妧跟前,拉住宋妧的袖口摇了摇,可怜巴巴,“阿姐,你是知道的,你弟弟我可是个穷光蛋啊,什么钱都没有的,”

    宋妧装作认真地想了下,然后说:“娘亲有没有结账我不知道,要是没有,那估计就是要你自己去结,要是结了呢,大概是用你日后的零用钱来抵的”

    宋川柏如遭雷劈,半晌哭丧着脸道,“那我要在医馆给爹熬多长时间的药,才能把这些银子挣回来啊?”

    宋妧看着自己的傻弟弟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孙嬷嬷大概也猜到事情的真相,站在后面跟着笑起来。

    宋川柏先是不明所以,然后悟了过来,委屈道:“阿姐,你是不是又在逗我啊?”

    宋妧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傻乎乎的……”

    暗卫一字不差地将宋府发生的事报告给了摄政王,刘詹听后面上意外地带了笑意,“那小家伙真说了要给本王好看?”

    “是,王爷,宋家小公子仿佛很有自信”

    “呵,那本王就等着他”

    宋妧出嫁这天,摄政王亲自带人来接亲。

    宋小公子果真像他所说的那样,穿着一身喜庆的小袍子,两臂张开大无畏地挡在摄政王面前。

    稚气未脱的小少年一脸严肃,满是认真地说着:“我知道您身份尊贵,但是我阿姐也是我们宋家的宝贝,你要是敢对我阿姐不好,我就去把她抢回来,然后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随从用满是敬佩的目光看着这位小公子,已经很久没人敢这么跟王爷说话了,小公子勇气可嘉啊!

    宋大夫宋夫人在一旁心惊肉跳地看着,这臭小子,一眼看不见,他就敢跑到摄政王跟前大放厥词,你有几条命啊?

    听到这么嚣张的话,摄政王的反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没有像众人以为的发火或是无视,反而弯腰摸了摸宋小公子的头,声音不大却不难听出其中的郑重意味,“你放心,本王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宋小弟第一次被家人以外的人摸头,脸蛋涨的通红,强撑着说完最后一句,“那……那你最好记得今天说的话,我不是开玩笑的……”然后转身在众人的善意的笑声中踩着小步子飞快跑走了。

    刘詹抬头看不远处跳着跑走红彤彤的小身影,心里好笑。

    接下来毫无阻碍地接了自己的王妃出来,然后一台台嫁妆从宋府抬出,让门外围观的众人引以为诧异,不是说新王妃的娘家只是普通人家吗?现在这样看,家底子明显还是不薄的。

    宫中设宴,大臣们携妻带子来恭贺摄政王大喜的日子。

    皇帝一直记得那日发生的事,连带宋妧也给一块恨上了,本来他不打算出席摄政王办的宴席,想好好给他们难堪。熟料刘詹也根本没有请他的意思,刘修曜在中政殿一直等到晚上,结果宴席已经开始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一个人请他出席。

    宫中装扮的十分喜庆,四处挂着红通通的灯笼和红绸,来往的宫人脸上都挂着真心实意的笑,听说因为今天的缘故,摄政王特意下令给所有宫人都赏了两个月的月银。

    刘修曜坐在空空荡荡的中政殿,听着外面热闹喧嚣的声音,他的身后只有李福来一个人还陪着他,他突然觉得内心十分恐惧,好像自己真正的失去了什么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突然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

    在他小时候,其实与皇叔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糟糕,反而十分亲密,皇室血脉薄弱的缘故,宫里没有与他适龄的玩伴,只有皇叔,与他年龄相差不大,时常带着他习字或是玩耍……

    当时还是皇祖父在位,父皇远远没有皇叔受宠,宫人对他的重视也不如皇叔,送到他那里的东西自然不如皇叔的好,而这时每当他有什么想要的,只要去皇叔那里稍微磨一磨,皇叔能自己做主的都会直接赠与他,有些办不到的,皇叔也会替自己去向皇祖父求来——

    那时皇叔待他多好啊!真的是比父亲待他还要好。

    可是什么时候起,他们之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呢?

    这一切,究竟又是谁的过错?

    刘修曜眼中倏地滑下一滴泪,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裂隙已经形成,就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了!

    ……

    成婚后的日子和从前没有什么不同。

    摄政王虽然早先命人精心给王妃准备了屋子,不过一直不同意让人搬过去,尽管这十分不合祖宗传下来的规矩礼制,但当今这世上根本没人能管得了摄政王,言官也就装作不知道这事,左相和两位老王爷都没开口,那轮得到他一个小官吏说话。

    “全福楼”那位最擅长做甜品点心的厨子,被刘詹安排进了宣德殿的小厨房,下了命令以后专门给王妃一个人做点心。

    一天早上,刘詹照常醒的早,低头看看还在自己怀里安静睡着的人。

    这两天她好像格外嗜睡,早上醒的迟就算了,中午的午睡也延长了很长时间,刘詹不免有些担心。

    轻轻把人从怀里移出来,自己下床拿着袍子去外室穿。

    孙嬷嬷听见声响过来帮王爷束腰带,刘詹心里记着事,低声嘱托,“等会王妃醒来后,派人去太医院叫个太医过来,本王总觉得王妃这两天好像很累的感觉。”

    孙嬷嬷看见宋妧这两日的表现心里就有了某种猜测,只是时日尚短,还无法确定罢了,不过王爷既然说了,那便叫太医过来瞧瞧,也算求个心安。

    遂应道,“奴婢知晓了”

    刘詹穿戴好衣袍,又走进内室掀开帐子看了宋妧一眼,小脸睡得红扑扑的,呼吸均匀,睡得依旧很熟,看着倒没有任何异常,刘詹眉头却还是皱着——平时这个时候,阿妧早该醒了。

    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宋妧没有反应,还在沉沉地睡着。

    刘詹皱眉,帮她掖好被角,转身大步走出殿外。

    “王顺”

    王顺在殿外守着,听见王爷的声音赶忙进来,“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