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商业联姻(4)

一棵小树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biquge.net,最快更新(快穿)宋妧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10月份的时候, 国家宣布恢复高考的消息。还没回城的知青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几乎陷入了疯狂的状态。

    以前有很多这种例子,在乡下已经结过婚的知青为了回城, 抛妻弃子, 抛夫弃子不知道发生多少回。一时间, 嫁给男知青的闺女娘家人或者娶了女知青做媳妇婆家人, 都紧紧盯着他们, 就怕他们为了回城放弃家庭,自己偷偷溜走了。

    宋妧早就说了自己要考大学的打算,俞家人也都支持她。

    一天上午,俞志东手里抱着一个白色泡沫箱从门外走进来,里面装着满满的冻虾。小姑娘和那小胖子都喜欢吃这个,但淮市不临海,这玩意不好弄,俞志东专门花钱, 请那些跑长途的司机从临海的地方买了,用大量的冰块冻着, 这才捎带了来。

    一进院子就看见一副熟悉的场景,嘴角止不住往上扬。

    他的小姑娘坐在朝阳处,手里拿着一本书正看得认真, 旁边放了一个软塌, 是俞父特地做的, 四周为了安全围了一圈栅栏, 一个小不点在里面欢快地扑腾……爬到了靠近妈妈的那边,嘴里“啊啊”地叫着,小手还使劲拍着垫子,试图引起妈妈的注意。

    小姑娘目光从书里移开,见状眉眼弯弯温柔地一笑,伸手抱起那个小胖子,在他柔嫩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小胖子立刻咧开嘴露出一个无齿的笑……

    听到脚步声,娘俩个同时转过头,两张萌萌的小脸蛋放在一起,杀伤力是巨大的,俞志东看到这个场景,那颗心简直软成了一滩水。

    小胖子看见熟悉的人,高兴地直拍小巴掌,还扭着圆乎乎的身子要往爸爸怀里去。俞志东害怕小姑娘抱不住这小胖子,赶紧把手里的东西丢下,把他给接过来。

    接着伸手给了这小胖子肥嘟嘟的屁股一下,凶巴巴地说,“不知道自己有多重啊?你个小胖子,你在那乱扭我媳妇儿能抱住你吗?”

    小胖子俞向远以为爸爸在跟他玩,兴奋地“咯咯”直笑,撅着小嘴往爸爸脸上凑,糊了俞志东一脸黏糊糊的口水。某人嘴上嫌弃得不行,脸上倒笑得比谁都开心。

    考试前几天,一家三口提前去了城里。俞志东之前早就在城里买了一套房子,只不过嫌麻烦一直没搬过来,现在媳妇要考试,在这里倒是方便很多。

    本来两个人打算把小胖子扔在家里让俞母照顾两天,谁知道在两人开车要走的时候,这小子嚎啕大哭,怎么都哄不住,两人实在心疼,没办法只能把他一起带过来。

    高考的日子如约而至,宋妧一直保持很淡然的态度,对她来说,尽人事听天命——能做的她都做了,要是实在考不上,她也不会勉强。

    考完之后,一家三口也没有多停留,给俞父俞母买了点东西,直接拍拍屁股就回家了,风轻云淡的样子,好像只是随随便便出来玩了一趟。

    通知书很快下来了,宋妧不出意外的被录取了。

    俞志东专门大办了酒席,就为了炫耀他媳妇考了淮市的状元,上的还是京市的医科大学。

    胡梦云倒是和上辈子一样,考上了京市的一所大学,得知宋妧报了医科大学后,还特意挑了这天到俞家来祝贺。不过宋妧自觉跟她没有什么要叙的情,假装看不出她欲言又止的神情,随意客套了几句就要离开。

    胡梦云见宋妧转身要走,暗恨她丝毫不顾情面,还是追上她快速地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妧妧,你过几天报名应该是俞志东开车送你吧?反正你们有车很方便,那能不能顺便捎上我啊?”

    宋妧扭过头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没等她拒绝,身后就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声音,“不带!”

    俞志东手里抱着俞向远不急不慢地走过来。小胖子这几天正在学说话,看见宋妧勾着身子要过去,嘴里着急地喊着:“咩……咩咩,咩……”

    宋妧伸出手要抱他,俞志东不让——这小子最近越来越胖了,累着他媳妇儿怎么办?

    宋妧抬眼对他笑了一下,然后抓住小胖子着急乱挥的小肥手,放在嘴巴上亲了亲。又轻轻戳了戳他的小嘴巴,口吻温和带着笑意,“说了多少次了,是妈妈,不是咩……”

    胡梦云看着这一家三口旁若无人的说笑,面上闪过一丝恼怒,勉强撑着笑,“你们不也是要去京市的,正好顺路,带上我没什么吧!

    俞志东听完看都没看她一眼,借口都懒得找,“不顺路,不带!”然后一手牵着老婆一手抱着儿子转身就走。

    留下胡梦云一个人恨得咬牙切齿。

    ……

    今年的除夕是在宋家过的,这时候离宋妧开学没几天了,京市的房子啊什么的都还没准备好。再加上宋父和宋大哥还没见过这小胖子,一天天的只能打电话过个干瘾,俞志东干脆直接提前了半个月过来了。

    可能整天听到这两个人的声音,小胖子对自己的新鲜出炉的外公和舅舅一点都不认生,坐在外公怀里乖乖的不哭不闹。

    宋译坐在一边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宋父手里的小胖子,眼里的渴望快要溢出来了,奈何宋父巍然不动,自顾自逗孩子逗得开心。

    俞志东眼看自己大舅哥眼里都快冒火了,好像下一刻恨不得直接上手把孩子抢过来,赶紧找了个话题,“对了大哥,我托你找的房子找到了吗?”

    宋大哥还没说话,宋父就皱着眉,“找什么房子,家里不是空得很,干什么要出去住?”

    “爸,家里住是肯定要住的,就是在妧妧学校附近买个房子,不然天天从家里过去学校太累了,这样她也能多休息一会。”

    听俞志东说完,宋父虽然板着脸不高兴,却没有再说反对的话,似乎是认同了俞志东的说法。

    “我托人问过了,学校附近的空房子不算多,条件最好的是在一个教职工的小区里,那里面住的都是附近几所大学的老师,环境氛围都不错,家具也齐全,就是面积有点小。”

    “那没事,主要是为了妧妧上学用,小点就小点。”

    “嗯,那过两天去一趟办个手续,过个户就行了。”

    满月酒的时候,村里人来看孩子,个个都说没见过这么灵秀的孩子,透着一股子的机灵劲儿。

    俞母在席上乐得眉欢眼笑,见人就说她儿媳妇多乖多孝顺,比她生的这三个贴心多了……又夸她孙子长得好看,见人就笑,比他爸那个狗脾气不知道好多少……

    莫名中枪的姐弟仨:……算了,妈你高兴就好。

    10月份的时候,国家宣布恢复高考的消息。还没回城的知青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几乎陷入了疯狂的状态。

    以前有很多这种例子,在乡下已经结过婚的知青为了回城,抛妻弃子,抛夫弃子不知道发生多少回。一时间,嫁给男知青的闺女娘家人或者娶了女知青做媳妇婆家人,都紧紧盯着他们,就怕他们为了回城放弃家庭,自己偷偷溜走了。

    宋妧早就说了自己要考大学的打算,俞家人也都支持她。

    一天上午,俞志东手里抱着一个白色泡沫箱从门外走进来,里面装着满满的冻虾。小姑娘和那小胖子都喜欢吃这个,但淮市不临海,这玩意不好弄,俞志东专门花钱,请那些跑长途的司机从临海的地方买了,用大量的冰块冻着,这才捎带了来。

    一进院子就看见一副熟悉的场景,嘴角止不住往上扬。

    他的小姑娘坐在朝阳处,手里拿着一本书正看得认真,旁边放了一个软塌,是俞父特地做的,四周为了安全围了一圈栅栏,一个小不点在里面欢快地扑腾……爬到了靠近妈妈的那边,嘴里“啊啊”地叫着,小手还使劲拍着垫子,试图引起妈妈的注意。

    小姑娘目光从书里移开,见状眉眼弯弯温柔地一笑,伸手抱起那个小胖子,在他柔嫩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小胖子立刻咧开嘴露出一个无齿的笑……

    听到脚步声,娘俩个同时转过头,两张萌萌的小脸蛋放在一起,杀伤力是巨大的,俞志东看到这个场景,那颗心简直软成了一滩水。

    小胖子看见熟悉的人,高兴地直拍小巴掌,还扭着圆乎乎的身子要往爸爸怀里去。俞志东害怕小姑娘抱不住这小胖子,赶紧把手里的东西丢下,把他给接过来。

    接着伸手给了这小胖子肥嘟嘟的屁股一下,凶巴巴地说,“不知道自己有多重啊?你个小胖子,你在那乱扭我媳妇儿能抱住你吗?”

    小胖子俞向远以为爸爸在跟他玩,兴奋地“咯咯”直笑,撅着小嘴往爸爸脸上凑,糊了俞志东一脸黏糊糊的口水。某人嘴上嫌弃得不行,脸上倒笑得比谁都开心。

    考试前几天,一家三口提前去了城里。俞志东之前早就在城里买了一套房子,只不过嫌麻烦一直没搬过来,现在媳妇要考试,在这里倒是方便很多。

    本来两个人打算把小胖子扔在家里让俞母照顾两天,谁知道在两人开车要走的时候,这小子嚎啕大哭,怎么都哄不住,两人实在心疼,没办法只能把他一起带过来。

    高考的日子如约而至,宋妧一直保持很淡然的态度,对她来说,尽人事听天命——能做的她都做了,要是实在考不上,她也不会勉强。

    考完之后,一家三口也没有多停留,给俞父俞母买了点东西,直接拍拍屁股就回家了,风轻云淡的样子,好像只是随随便便出来玩了一趟。

    通知书很快下来了,宋妧不出意外的被录取了。

    俞志东专门大办了酒席,就为了炫耀他媳妇考了淮市的状元,上的还是京市的医科大学。

    胡梦云倒是和上辈子一样,考上了京市的一所大学,得知宋妧报了医科大学后,还特意挑了这天到俞家来祝贺。不过宋妧自觉跟她没有什么要叙的情,假装看不出她欲言又止的神情,随意客套了几句就要离开。

    胡梦云见宋妧转身要走,暗恨她丝毫不顾情面,还是追上她快速地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妧妧,你过几天报名应该是俞志东开车送你吧?反正你们有车很方便,那能不能顺便捎上我啊?”

    宋妧扭过头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没等她拒绝,身后就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声音,“不带!”

    俞志东手里抱着俞向远不急不慢地走过来。小胖子这几天正在学说话,看见宋妧勾着身子要过去,嘴里着急地喊着:“咩……咩咩,咩……”

    宋妧伸出手要抱他,俞志东不让——这小子最近越来越胖了,累着他媳妇儿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