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商业联姻(12)

一棵小树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biquge.net,最快更新(快穿)宋妧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被褥却是有七八成新的样子, 从原主的记忆中来看, 在这个困苦的年代里显然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宋妧原是姜国的一位公主,虽然不是王后嫡出,但母亲位尊三夫人之一, 且宋妧还有一位颇受父王重用的同胞兄长, 自然无人敢轻视于她。及笄后嫁了国公世子, 然后就是从世子夫人、国公夫人最后到老夫人。

    虽然这一生过得还算顺心遂意,可一辈子困在这个四四方方的院子里,心里总归是有些遗憾的。

    谁知在行将就木昏昏沉沉之际, 忽的听到一个机械刻板的声音。

    【你现在有一个机会,可以到不同的世界, 体验不同的人生,学习你喜欢的技艺, 你愿意吗?】

    等到她答应那个奇怪的声音之后,再醒来就在这个破旧的小屋了。而且脑子里似乎多了一些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记忆。

    据那位自称0375的“系统”说, 她来到每一个世界,需要完成委托者的心愿或者留下的任务。

    宋妧并没有马上从床上起来,而是闭上眼慢慢吸收原主留下的记忆。

    这个世界似乎比她那个时代要“进步”一些,如果用这个时代的语言来形容的话。

    在宋妧看来,这个同样叫宋妧的小姑娘显然是有些单纯善良的过分了。

    在这样特殊的时期,各种规章制度混乱不堪, 因为原主父亲和大哥因为在军部的关系, 时常要接受各种各样审问调查, 有时还会牵连到小姑娘。

    原主妈妈在原主还小的时候就因为一场急病去世了, 父亲和大哥不忍心原主每天担惊受怕,所以就想办法把原主当作知青下放到淮市的这个小乡村里,准备局势稍好一些再把小姑娘接回去。

    宋妧慢慢地睁开眼,想到刚才所“看到”的事情,心里也不免为这个小姑娘叹了口气。

    起身掀开床边的帐子,顺手把散落的发丝挽起,趿着床边的拖鞋慢慢走出去洗漱。

    等打开房门,就能看到她如今居住的环境,因为当时作为知青到这个村里的,所以居住的地方也是由村里统一安排给知青们住的地方。

    房子的墙壁是用泥土做的,屋顶搭的茅草,女知青这边和男知青那边一样,都是四间泥土房排成一排,中间用一个矮土墙隔开,上面插了些树枝,勉强算是隔成两个独立的小院了。

    “妧妧,你站在那儿干什么呢?还不赶快过来洗洗脸吃饭了?”

    一个身姿秀丽的女孩子站在厨房门口对着宋妧笑道。

    宋妧看着她,心里不免有些感慨,就是这么个看上去清清秀秀的女孩子,上辈子将原主害成那个样子。“就来,你先吃吧。”

    “嗯,那我先把粥盛出来冷着,你快点啊!”胡梦云笑着道。

    宋妧拿起属于自己的洗漱用品,走到压水井去打水洗漱,一边往盆里压水一边在心中回想。

    上一世,原主也是才来到这个小村庄,因为没有相熟的人,原主也不是活泼外向的性子,所以跟村里的人都不相熟。

    在这时候,比原身早下乡几年的胡梦云主动跟原主示好,处处照顾她,原主对这个梦云姐深信不疑。

    但其实胡梦云只是因为看原主穿着打扮都比较好,本来只是想在她这里占点便宜,改善自己的生活。

    谁知越和原主相处,胡梦云越来越嫉妒原主,就使计让暗恋她自己的一个同期知青赵文才跟原主扯上关系,还在村里败坏原主声誉。

    因为被流言蜚语逼得实在没有办法,原主只能无奈的嫁给赵文才,连父亲大哥都不敢通知,所以直到宋家大哥亲自来接小妹回家,才知晓小妹已经嫁人的事情。

    这时赵文才因为高考没考上大学,对回城的事正是心灰意冷的时候,猛然得知有可以回城的机会,又怎么会放过。

    在回了宋家之后,尽管宋父和宋大哥对赵文才很不满意,但到这种地步,也没有其他办法。况且当时原主已经有了身孕,宋父和宋大哥没有告诉她赵文才在外打着宋家的招牌,招惹了多少麻烦。甚至宋父的政敌以此为理由攻讦他,使得原本板上钉钉的职位被别人取代

    。

    胡梦云考上大学后,家里的条件不好,又要来找上原主。可宋父和大哥已经知道她是什么人,怎么会允许她接近原主,然而胡梦云还是找到机会,和赵文才勾搭到一起。

    原主怀孕七月的时候,亲眼看到她当作亲姐姐的胡梦云和自己的丈夫柔情蜜意,一时情绪失控,闯到跟前与他们理论,不料被这两人推到在地,流产失血而死。

    可尽管这样,这个小姑娘最后的心愿也只是想要好好的生活,不要让父亲和大哥为自己担心操劳,希望他们过得顺心幸福。

    宋妧从盆里捞出毛巾,用力把水拧干净,轻柔地擦拭脸上的水珠,然后把脸盆连同牙刷再次拿回自己的房间。

    从床边的一个小方柜上拿出大哥上次特地给她寄来的润肤膏,在柔美白皙的脸蛋上涂抹均匀。

    少倾,宋妧站起身,对着粘在墙面上的镜子观察,一双明亮的杏眼,秀气挺直的鼻子,小巧的嘴巴微微嘟起,整个人看起来娇憨乖巧。

    初春的天气还是有些凉的,宋妧就找了一件厚实的外套穿上。

    穿戴好后,放下方才随手挽起的发髻,循着回忆,灵巧的手指在发间跳跃,很快给自己编好两条松的麻花辫。

    给自己梳洗好后,方才打开房门往厨房那边走去。说是厨房,其实不过是用玉米秸秆四面围起来,上面盖了些茅草,勉强能遮风挡雨而已。

    进到厨房里面,胡梦云看到马上笑着跟她说话“妧妧,今早怎么起来那么迟?我自己一个人又要烧火还要煮粥。”

    语气中带着些许埋怨的味道。

    “可能昨天有些累了,所以睡得比较熟吧!”宋妧端起一碗白米粥随口道。

    胡梦云是打着照顾宋妧的招牌,其实很多重活都借口推给宋妧做,偏偏小姑娘单纯没往深处想,还以为这个姐姐是真心对自己好。

    胡梦云看宋妧不像往常那样梦云姐长梦云姐短的,一时也不敢继续刚才的话题。

    “对了,妧妧,我们的粮食已经快没了,还有上次你大哥寄过来的牛肉酱也早就没了,平时我们连点下饭的菜都没有。你看……?”,静默了一会,就听胡梦云小心翼翼地试探。

    宋妧用勺子把粥送进自己嘴里,抬眸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我们两个的口粮放到一起由你来保管的,而且这些天都是吃的我大哥拿来的大米和面?不是还有村里分的玉米面和红薯?”

    胡梦云一时有些尴尬,好似又因为宋妧没有答应她而气恼。

    “那些玉米面太粗糙,我是想着你一定吃不下去的。所以我就把那些拿给文才他们了。这不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一副为了宋妧考虑的语气。

    “送人了?那梦云姐你有别的办法弄来粮食吗?”

    宋妧好奇问道。

    “我哪有什么好办法,但是妧妧你家条件不是不错吗?要不……”

    话还未说完,宋妧已经不高兴地哼了一声。

    “你把我的粮食送人也就算了,还想着让我大哥和我爸饿着肚子把省下来的粮食给你吃?”

    胡梦云听到这话,一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在她的设想中,宋妧这时应该都跑去给她大哥写信了,怎么会是这种反应。

    胡梦云心里有些诧异,嘴上已经在解释。

    “因为他们男人吃的比较多嘛,文才他们的粮食都不够吃了,大家到这边来又都是人生地不熟的,当然要互相照顾了。妧妧你那么善良,一定也不忍心看我们这些同志一起挨饿对不对……”

    胡梦云觉得自己都那么说了,那个傻瓜还不赶快答应。

    熟料宋妧依旧仿若未闻的样子。

    “既然你的思想觉悟这么高,那把你的粮食送给他们好了,你把我的粮食要回来”

    宋妧气哼哼地道。

    胡梦云一时僵在原地,她根本没想到宋妧会这样说。

    还待说些什么,宋妧已经不想再听了。

    她把粥喝完,也不说什么,抬手把碗搁下。

    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胡梦云,澄清的眸子仿佛能看穿她的所有目的。

    胡梦云看宋妧这样子,一时竟有些害怕。

    宋妧又看了她一眼,“我去上工了,如果梦云姐你不想把粮食要回来,那你……就多上工,看能不能多换点粮食吧!”

    说完直接拿起碗在盆里洗了,然后转身走出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