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校园时光(1)

一棵小树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biquge.net,最快更新(快穿)宋妧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谢谢小静姨, 小静姨也越来越漂亮啦~~”

    “哎呦, 小嘴巴这么甜呀!快让阿姨看看是吃了多少糖。”

    然后一群怪叔叔怪阿姨就围上来, 这个捏捏脸,那个摸摸头,俞向远也不拒绝,一张小嘴哄得人眉开眼笑,在一群人中如鱼得水。

    俞志东看那臭小子的样就烦,在妧妧和外人面前就撒娇卖乖装可爱, 在他老子跟前就横的不行。

    走过去把自己媳妇搂住,眼睛眨也不眨地看她,宋妧脸上浮上一层红晕, 伸手推了推他, “你干嘛啊?”

    “想你了, 都好几天没见了……”

    俞向远把所有人逗得开心了,一转头就发现他爸又开始一个人霸占他妈妈了,小眉头一皱,像个小炮仗一样冲过去, 挤到两个人中间。

    抱着他妈妈,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卖萌, “妈妈,我好想你啊!”

    “妈妈也想你啊!”

    小静酸溜溜地说:“小宋,你说你这儿子怎么教出来的, 也太乖了吧!”开玩笑地说:“我拿我家的跟你换行不行, 两个换一个, 你不亏。”

    宋妧还没回答,俞志东懒洋洋开口,“换什么啊,直接拿走吧!白送”

    俞向远一听,像个小狮子一样炸毛了,“你太坏了,你又没我可爱,没我讨妈妈喜欢,为什么不把你自己送出去?”

    周围一阵哄笑,宋妧拍了下男人的手臂,笑着说“你怎么老是逗他?”

    笑闹了一阵,大家纷纷道别。

    上车的时候,俞向远没能成功的把妈妈拉到后座,不高兴地嘟嘴,气了半天,结果根本没人注意到他,眼睛转了转,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

    小脑袋凑伸到前座之间,委委屈屈的小嗓音:“妈妈”

    宋妧转过头温柔的摸了摸自家儿子的一头软毛,“嗯,怎么了?”

    俞志东瘪瘪嘴,作势要哭,“妈妈,爸爸是不是……不喜欢我,你不在家这几天,他都不给我饭吃,现在又要把我送给别人……”

    “臭小子,你别瞎胡说啊,老子什么时候……”

    一阵哭声打断了俞志东的辩解,“呜呜呜……爸爸现在又这么凶……呜呜,爸爸一定是不喜欢小远”

    宋妧本来以为只是两个人闹着玩,怎么现在不给饭吃是怎么回事?她拍拍俞志东的手示意他把车停下,打开车门下车,又坐到后座。

    在这期间,俞志东明明白白看到后座那臭小子跟他扮鬼脸——脸上根本没有一滴眼泪。

    他肺都要气炸了,偏偏他媳妇还抱着那小子哄他。

    “好了,不哭了哦,爸爸怎么会不爱你呢,你看,你从小到大的玩具不都是爸爸亲手给你做的。是不是?还有你上次发烧,爸爸多着急啊,守了你一夜都没睡觉。”

    埋首在妈妈怀抱里的俞向远,听到这话,难得的愧疚一秒钟。不过他随即想到,前面这个人多少次用他的名义把妈妈从实验室骗出来,这就算了,然后——他就不要脸的带妈妈两个人就出去了。

    从!来!没!有!带!过!他!一!次!!

    俞向远哼哼唧唧在妈妈怀里睡着了。到家之后,俞志东打开车门,把这个讨债鬼从车上抱下来,边走边嘟嘟囔囔地说:“臭小子,小胖子,在路上就该把你给扔了,整天净坏老子的事!”

    宋妧看他嘴里说着狠话,动作却轻柔得很,生怕把儿子吵醒了。

    宋妧在厨房准备午饭,俞志东从楼上下来了,从身后抱着她,下巴搭在她的肩上,哼哼唧唧地说:“本来今天打算一家出去吃的,所以就让保姆回去了,谁知道这臭小子竟然睡着了……”

    宋妧手里摘着菜,扭过头对他说:“你明明这么疼他的,干嘛老是嘴上逗他玩儿,看他今天哭的。”

    俞志东尴尬地咳了一声,不说话。

    宋妧笑笑,又随口问了句:“对了,小远说不给他吃饭是怎么回事?我可不信你舍得这么对他。”

    俞志东装作没听见前一句,在媳妇脸上亲了口,洋洋得意道:“我就知道我媳妇一定是向着我的。”

    宋妧丝毫不理会他的甜言蜜语,手肘往后戳了戳他,“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俞志东磨磨蹭蹭半天还是吐出一句话:“那我说了,你别凶他……”

    宋妧一脸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好,不凶他,你说吧!”

    “嗯……就是……就是那天他要吃冰淇淋,然后我多买了两个,他晚上就拉肚子了,去医院医生说是急性胃肠炎,要控制他的食量,所以……”

    宋妧说了不发火还是忍不住把手里的菜扔到案板上,挣开俞志东往客厅走。

    俞志东不敢硬拦她,怂不拉几地跟在媳妇屁股后面,看见宋妧皱着眉坐在沙发上,坐过去抱着她,宋妧甩开他几次,反正他还是厚着脸皮接着抱。

    “宝宝,不是说了不生气吗?是我的错,你别生气……”

    宋妧忍了又忍还是张口说:“是不是他跟你撒娇,你就给他多吃了,你就是太惯着他,他一撒娇你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俞志东赶紧道歉,一只手在她的后背来回安抚:“都是我错,好了好了,不气啊!”

    “我是跟你说真的,你以后不能这样,家里三个老人都是事事顺着他,你现在再这样……唔唔”

    话还没说完,被俞志东一口堵住,两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分开的时候唇间扯出暧昧的细丝。

    刚一撤开,宋妧赶紧深呼吸几口空气,俞志东在一旁笑,结果被瞪了一眼。刚才亲近的原因,她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嘴唇微微泛红,抬眸瞪他那一眼,妩媚中带着些不谙世事的纯真……

    这么些年,他的小姑娘好像一直都没有变过。

    俞志东把人拉到怀里紧紧抱住,嘴唇贴着她的耳朵低声做保证:“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不会纵着他的,真的,好不好?”说着啄了几下细白的脖颈。

    说话间温热的气息四散,雪白可爱的耳垂敏感的浮上鲜艳的红,宋妧一把推开他。

    “哼,我才不信呢!”然后站起身,“去做饭了。”

    俞志东跟屁虫一样粘着她,“我帮你……”

    ……

    俞向远其实心里清楚,他爸对他的溺爱比外公舅舅还严重,除了在和他抢妈妈的事情上,别的事只要他服个软,基本上要什么有什么。反而是看上去温温柔柔的妈妈,是个很有原则和底线的人。

    他一直羡慕父母之间的感情。他似乎从来没见过他们之间红过脸吵过架,在外面脾气冷冽暴躁的俞总,在宋妧面前却温和的不得了,就像他把自己所有温柔都留给了母亲。

    结婚这么多年了,他就能坚持一天不落只要一下班就准时去接宋妧。公司刚开始还会有避不开的应酬,他没办法亲自去接,也一定找他信得过的人去接。

    到后来,公司越开越大,外面的人都捧着敬着他,各种诱惑自然不言而喻。但对俞志东来说,他更想待在家里,给母亲刻一个小狐狸或是其他东西。这么多年,他每年最少雕一个狐狸送给妈妈,好像就是因为妈妈说过:“狐狸是她最喜欢的动物。”经过几十年的时间,这手技术可谓是炉火纯青。

    等到后来,他足以支撑起整个企业,父亲就慢慢退下了。

    母亲一辈子做出了很多成就,她和团队研发的新型药物,救了很多人的命,得到的奖彰数不胜数。她在父亲之后,也不带丝毫流连地提出了辞职。

    有一次访谈中,主持人问俞志东,在他这辈子获得的这么多的荣誉中,最为之骄傲的是哪一个?

    那个脸上已经生出皱纹,身上的威仪却丝毫不减的商界大亨,竟然罕见的露出一抹柔情的笑,“是能够成为宋妧的丈夫。”

    宋妧——我国知名医药学家,曾研发出多种新型药物,为医药行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

    后来,两个人搬到了一个四合院,养了一只猫一只狗,还在院子里开了一片菜地,种了各色的蔬果,父亲专门做了一个很大的木架子,把他这辈子亲手给母亲雕的东西都摆在上面……

    在那之后,这两个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形影不离,好像要把这辈子的缺少的独处时光都给补上……

    许知舟想到刚才被某人塞得一肚子垃圾食品,眼角抽了抽,低下头说:“……吃了!”

    “哦,你爸晚上没吃什么东西,我去给他下碗面,你要不要再吃点?”

    许知舟点点头,“好。”

    许父脱下身上的西装随手搭在沙发上,坐下后闭眼舒服地长叹一口气,然后直起身动了动肩膀,和许知舟一起看电视上的新闻。

    父子俩坐在一起讨论自己的观点,许母身上系着围裙从厨房过来了,手里拿了一盒草莓味的冰激凌,惊讶地问许知舟:“知舟,这个是你买的吗?还有怎么冰箱多了这么多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