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粉丝(8)

一棵小树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biquge.net,最快更新(快穿)宋妧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同桌一脸大家都知道的表情,“我们大家都亲眼看见了, 就中午在食堂……哎, 话说, 你女朋友长得还挺漂亮,比那个什么校花好看多了……”

    许知舟打断他的话:“她不是我女朋友。”

    “怎么可……”同桌还要再说, 上课铃已经响了,老师也进来了, 只能不甘心地闭上嘴。

    许知舟高高提起的心终于又落回原处。

    ……

    春节的时候, 宋菡清终于空出来几天时间,和丈夫儿子一起到国内一起过年。当然在这期间,伯特是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不见自己的小宝贝的,基本上只要他有一点空闲,就屁颠颠地往国内跑。

    宋菡清倒是一年到头行程排得满满的,抽不出时间过来。好不容易春节能休息几天,赶紧回来看看自己妈妈和女儿。

    大年初一这天,宋妧穿得一身毛茸茸的跑到了许家,许母开的门,宋妧乖乖地喊了一声阿姨好,许母知道小丫头来干嘛的,拿出拖鞋让她换上,接着伸手往楼上一指,笑着说:“哥哥在书房呢!找他去吧!”

    宋妧利索地脱下脚上厚厚的靴子, 换上自己在许家专有的拖鞋, 笑眯眯地说:“谢谢阿姨”, 轻车熟路地上楼去了。

    宋妧轻轻推开书房的门,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走到许知舟身后,用小手捂住他的眼睛,故意压低声音,“猜猜我是谁?”

    许知舟从她进来那一瞬间就知道了,没出声只是不想打扰她的兴致,现在她一双冰凉凉的小手放在他的眼睛上,许知舟顿时皱眉,拉下她的一只小手,用自己的手紧紧包着,“手怎么这么凉?是不是又忘记带手套了?”

    然后看向她的左手,抱着一个精致的盒子,但是小手也是冻得红通通的……把那个盒子拿过来放到桌子上,另一只手包住她的左手。

    捂了一会还是冰凉凉的,许知舟低下头,捧着她的手对着一下下地呼暖气。宋妧呆愣愣地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突然语出惊人:“知舟哥哥,我嫁给你好不好?”

    许知舟听了动作顿时愣住了,过了几秒钟才声音严肃地说了一句:“别胡说!”接着把她暖和一些的手放下,转身拿起桌上的笔,装作很忙的样子在书上写写画画。

    宋妧不高兴地嘟嘴,“我没有胡说,你对我这么好,我又很喜欢你,我就要嫁给你!”然后凑到许知舟脸前问了一句:“难道哥哥你不喜欢我吗?”

    说是问,其实眼里明明白白写着“我这么可爱,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喜欢我?”

    许知舟沉默半晌才低声说了句:“……没有,但是……”

    小姑娘得到答案,才不要听但是什么呢!她看到桌子上的纸盒,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开心地对许知舟说:“哥哥,我今天跟妈妈学做蛋糕,这个是我特意做了送给你的~~”

    许知舟笑着说了一句“是吗?”,夸奖的话还没说出口,他就看到了那个外表非常精美漂亮的盒子,打开后里面放着一坨黑乎乎的东西。

    许知舟嘴角的笑僵住了,尽量控制住自己不要露出太意外的表情,“妧妧,这是什么?”

    就见小姑娘一脸嫌弃的表情看他,好像在说“你怎么这么笨这都看不出来”,然后一脸骄傲地说:“这是草莓派啊!我爸爸说可好吃了,比他在任何地方吃的都好吃。”

    许知舟终于控制不住的嘴角抽了抽,那叔叔的口味还真是挺特别的。

    宋妧从盒子拿出一个勺子递给他,“哥哥你尝尝~~”

    许知舟看着她期待的小眼神,小心翼翼地挖了一勺放进嘴里。

    “好吃吗好吃吗?”

    这个东西一进嘴,许知舟就感觉舌头发苦,糖放的实在太多了,等他尽量表情平静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嗓子已经齁到说不出话,他清了清喉咙,笑着说,“做得很好。”

    小姑娘欢呼一声,然后把整个盘子端出来拿到许知舟面前,“哥哥你喜欢就多吃点,我以后要多学点其他的,都做给你吃。”

    许知舟的脸上隐隐出现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几秒钟后他又重新把蛋糕放进去,在小姑娘不解的眼神中说:“刚刚吃过午饭,现在还不太饿,我等晚上再吃。”

    “哦,那哥哥你别忘记了。”

    “……,嗯,不会忘的”

    ……

    新的一学期很快又要过去了,前两天宋妧还和许知舟撒娇暑假的时候要出去玩。结果这天晚上,外婆在房间里突然晕倒在地上,保姆喊了半天都没醒,这才慌慌张张去找周助理。

    周助理开车送外婆去医院,宋妧一直跟着,在医院检查半天,医生出来说,病人年纪本来就很大了,近两年心神又有比较大的损耗,今天晚上才会突发急病,才会晕倒在地,往后身体虚弱是肯定的,也没有什么根治的办法,只能慢慢调养……

    宋妧心里非常愧疚,这一年她也尽力给外婆调养身体,逗她开心,但外公去世实在是对外婆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周助理打电话给宋菡清说了这件事,宋菡清听后就着急了,决定不要再听母亲的想法让她自己留在国内,还是接到自己身边比较安心。

    伯特安排了私人飞机,周助理连夜安排好一切,带外婆和宋妧回了英国。

    许知舟第二天没等到宋妧过来,打电话也是无法接通,等到宋家一问,才知道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

    许知舟开学升了高三,明明之前在小姑娘没出现的时候,也是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现在她走了,自己心里却整个空落落的,好像破了一个大洞,呼呼吹来的风能冷到人的骨子里去……

    同桌再也没见过许知舟大课间跑出去过,中午吃饭也永远是自己一个人,整个人变得越发拒人于千里之外。心里猜测他八成是和女朋友分手了,也不敢再提宋妧,生怕触到他的霉头。

    这一天,天气很好,高三16班像以往每一个日子一样正常地上着课,班主任突然进来叫许知舟去她办公室一趟。

    许知舟到了办公室进去一看,许父的助理正在里面等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助理见他进来,站起身只说了一句:“少爷,许总出事了”

    直到这个时候,许知舟才知道了这段时间家里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且今天他的父亲意外——去世了。

    明明今天早上他爸爸还笑着和妈妈告别,这中间只是短短几个小时而已。

    班主任同情地看着眼前这个家庭突变的少年,走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许知舟整个身体这时候才仿佛有了知觉,他好像发不出声,嗓子哑得不像话,半天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句:“……我妈呢?”

    助理回答:“夫人现在在家,不过情况很不好,知道消息后就哭晕过去两次。”

    许知舟骤然转身往门外走,整个人的脊背挺得直直的,好像不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弯曲一点点……

    宋妧自从和外婆一起回到英国后,宋菡清就安排外婆去了医院治疗,这期间外婆一直没醒,宋妧就专心守在外婆跟前,直到情况终于好转一些,才想起自己要给许知舟打个电话报平安。

    结果手机号码竟然打不通了?

    她又等了几天,电话还是一直打不通,宋妧就瞒着父母自己偷偷买了一张机票跑回了国内。

    到了许家她才发现许家别墅的大门紧紧关着,地上落了满地的尘土和叶子,院子里的花草也有了衰败的迹象,看着已经有一段日子没住人了,这才恍然明白自己还是来晚了。

    ……

    八年后

    英国伦敦  艾蒂瑞安大楼

    一间明亮宽敞装修简洁的工作室里,宋妧坐在工作桌前,面前摆满了各种布料,她仔细观察着每一块布料的特点,希望能够找到最合适的一种用于制作她的下一件设计。

    宋妧的助理艾莉尔,一个金色卷发的美艳美女推门进来,“埃米小姐,您前些日子设计的那件礼服,工作室已经将样衣做好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好,我知道了。”

    宋妧放松身体往椅背上靠过去,然后拿出手机习惯性刷国内的娱乐新闻,好像看到了自己满意的东西,本来面无表情的小脸逐渐露出一抹笑意。

    只见手机上硕大的字体写着:

    【新晋金马奖影帝:许知舟凭借电影《独自》拿下金马奖最佳男主】

    【青年男演员许知舟斩获金马奖影帝:导演对此赞不绝口,实至名归】

    【第XX届电影金马奖:演员许知舟凭电影《独自》中精湛的演技获得第XX届金马奖影帝称号】

    ……

    俞父扒拉着碗里的饭,嘴里嘟囔着:“你们一个个的都有事,我难道就没事要干吗?”俞母听见他小声嘀咕,扭头目光凶狠的横了他一眼,“咋了?叫你刷个碗不行啊,我成天在家里……”

    俞父一看这是要长篇大论翻旧账的架势,赶紧把最后一口饭倒进嘴里。麻利的收拾桌上的碗筷,然后一头钻进厨房不出来了。

    俞母话没说完被堵在嗓子眼里,气得一口气险些没上来,她使劲跺了跺脚,用鼻子用力的“哼”了一声,转身回屋了。

    俞志东两□□替飞速踩着车蹬子,把自行车骑得堪比摩托车的速度,抄着小道……终于堪堪在宋妧之前,先一步到了去镇上必经的路口。他停下来,一条腿撑着地,用手捋捋刚才吹乱的头发,摆出一副自认为风流倜傥的模样。

    不多会,宋妧就从路的那一端不急不缓地走过来,她今天穿了一件墨绿的针织外套,显得露出来的皮肤格外的白皙细腻。头上戴了一顶小帽子,小辫子松松垮垮的搭在胸前,随着脚步的动作,一跳一跳……步履不快不慢,整个人美好的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

    宋妧到了路口,视线里就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背对着宋妧,一手漫不经心的搭在车把手上,时不时敲打两下……在宋妧看不到他的脸的情况下,忽然明白了书梅上次说的话——很多人都很怕他不敢惹他。因为他就是简简单单的坐在那,什么都不做,单单一个背影就透露着嚣张霸道,不可一世的气势……

    某个嚣张霸道的人正在小声嘀咕,怎么不走了?刚才明明听见她快过来了……装作不经意回头一看,脸上露出一副好巧的表情,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这么巧!你也是要去镇上?”

    宋妧眼睁睁看着身姿挺拔,只是背影就让人不可忽视的一个人,转脸笑的见牙不见眼,有些怀疑刚才看到的一幕是不是自己的幻觉。视觉受到了冲击,看着俞志东开心的样子,她呵呵一笑,僵着脸道:“是啊。”

    不过这丝毫不能影响俞志东的热情,“那我骑车带你过去吧,你自己一个人要走到什么时候!”

    等宋妧回过神已经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了,手里揪着前面人的衣服,宋妧这才发现,这人还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给她垫在后座上。初春的天,他就穿着一件薄薄的毛衫。

    宋妧在脑子里飞快过了一遍这几天发生的事,忽然福至心灵,她蓦地出声,“俞志东,你是喜欢我吗?”然后一直平稳的车子突然间喝醉酒似的,左摇右晃起来,她下意识惊呼一声。

    俞志东赶紧把车停下,整个人都僵住了,宋妧跳下车,走到他面前,睁着黑黝黝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又问了一遍:“俞志东?你是不是喜欢我?”

    俞志东身体僵直着,感觉脑子都不是自己的了,身体也不受意识控制,只有耳边一遍遍回响小姑娘刚才的问话……

    过了片刻,他才感到自己的知觉恢复了些许,他舔了舔嘴唇,僵硬的点头。

    “嗯”